1. <form id='3fpt7'></form>
        <bdo id='3fpt7'><sup id='3fpt7'><div id='3fpt7'><bdo id='3fpt7'></bdo></div></sup></bdo>

            【第65期】十年之后·我已飞翔

             
             
            http://mp42.china.com.cn/video_tide/video/2018/5/10/20185101525918748903_456.mp4

            汶川地震已过去近十年,在通往北川地震遗址的路上,依然可以看到当年地震落下的巨大山体岩石和歪躺在路边的公路广告牌。

            曾经进步的北川老县城,绝对宛如被定格。坍塌了一半的楼体,被撕裂的路途,一栋栋布满裂纹的危房,每个角落都真实记录了地震发生时的惨烈。

            2008年5月19日,地震后的一个星期,中国孺子少年基金会和日照钢铁集团共同发起设备“安康梓里”公益项目,风险救助灾难中的孤困孺子。712名孩子在北京、日照的安康梓里生存了一年,有一局部后来又陆陆续续找到了父母,最后672名孩子于2009年8月回到成都双流的安康梓里。

            9年来,双流安康梓里已先后有282人考上大学,342人职高毕业后就业或参军。目前,还有48个孩子因年龄尚小仍在安康梓里生存进修。

            塔吊司机周艳:每次地震都是劫后再造

            5·12汶川地震时,周艳正在汶川读小学,地震让她落空了父母和姐姐。

            脱离安康梓里的周艳,现在是成都天府新区的一名塔吊司机,这个在别人眼中只有男人才会挑选的职分,周艳已经干了6年。“我有细微的恐高症,刚起始上去吊东西的时候特意不从容,后面慢慢习气了,就感觉没什么了。”

            周艳和比自己大两岁半的丈夫凌征金是在工地上主张的。“解析她的经历后我真的很心疼,然后就是毫不犹豫地爱她,以后我只会更珍爱。”凌征金说。

            2013年4月20日,四川雅安芦山地震发生了7.0级地震,地震当天恰是周艳生产后的第六天,她在间隔芦山近300公里的宜宾市养身体。“听见我老公的妹妹喊了一声地震了,我抱着孩子就从六楼往下跑,心里特意害怕。”

            2017年8月8日,九寨沟发生7.0级地震,周艳夫妇正好在震中的一个制造工地施工。周艳晚上觉得冷,给当时在塔吊上职分的凌征金送衣服。“刚坐下一分钟不到就地震了,我赶紧打电话叫他下来。当时我的手无间在发抖。”周艳说。

            三次地震也让周艳更加珍爱现在的生存。“经历每一次地震后,我都有种劫后再造的感觉,仿佛自己过的每一天都是赚的。现在最大的期待就是希望自己身边的每私家都活得欢乐高兴。”周艳说。

            教师小玉:我和妹妹现在很高兴

            小玉是绵阳一所学校的初中老师。她的妹妹小琳在厦门大学海洋与地球学院攻读学士学位,并已被保送厦门大学的天文学硕士。

            十年前的地震发生时,小玉在读初中。地震当晚,小玉和同窗们在操场上过了一夜。“我无间在等爸爸妈妈,好几天过去他们也没有来,后来一个来接孩子的邻居说我家房子都塌了,父母不在了。” 

            小玉和妹妹在政府搭建的临时帐篷里过了将近一个月。“我无间不信任爸爸妈妈不在了,一遍遍打他们的电话。”

            2008年6月,小玉被送到了安康梓里。几年来,在“安康妈妈”的陪伴下,她慢慢平复,以卓越的成效考上了西南大学。

            “表哥表姐开车送我去大学报到时,我特意欢乐。这么众年,是‘安康梓里’和我的家人在背后默默地付出,让我和妹妹拥有了现在的这绝对。”小玉说。

            毕业后,小玉挑选成为一名教师。“每当我走进教室,把自己学到的东西教给他们,真的是一件特意高兴的事。”小玉说。

            士兵小林:我被解放军救过

            地震时的小林才11岁,姐姐小容15岁。“地震前我一直没有脱离过父母。”小林说。

            地震导致了风险的山体滑坡,小林和姐姐小容被困在山里。总共人都在追求自己的亲人,父母在地震中不幸遇难的姐弟只能无助等候。

            “是解放军冒着生命摧残疏通路途,从大山里救出我们。这么众年过去了,我还无间记得那个画面。他们是真正的英雄。”小林说,当兵的抱负从此埋在了自己心里。

            被救出后,姐弟二人来到安康梓里,分别由各异的“安康妈妈”照顾。两人相处时间不众,但在小容心里,弟弟无间是她的“密友棉袄”。

            一次,在内江事业学院读大学的小容放暑假回家,收到了弟弟精心准备的礼物。“是一对耳钉,放在红色的小盒子里。当时特意打动,感觉弟弟长大了。”小容说。

            2017年9月,小林入伍。“现在他可以自己照顾自己了,在部队里很能干。我也可以放手让他计议自己的人生了。”姐姐小容很欣慰。

            高考生小恒:挑选传媒专业挺不错的

            地震发生时,小恒只有8岁。灾难带走了小恒的父母,留下了8个月还没断奶的弟弟小勇。弟弟由爷爷奶奶照顾,小恒则参加安康梓里生存进修。

            小恒的爷爷奶奶住在四川绵阳安州区高川乡泉水村,是地地道道的农民,一辈子靠种地糊口。老房子的墙壁上,还有十年前的地震留下的裂纹。

            小恒是爷爷奶奶眼里最听话的孩子。因为家里经济不充盈,小恒会把零用钱攒下来,假期回去时给爷爷奶奶买新衣服穿。

            “爷爷奶奶有骨质增生,我会去网上查应该注意些什么,回去给他们揉揉腿。”小恒说。 

            小恒读高三,即将迎来一场人生大考。小恒说:“以前想离家近一点有归属感,现在觉得能考出去当然更好。我觉得挑选传媒专业挺不错的。”

            (文中局部受访者为化名)

            (文字/仝选 编导/尚阳 筹划/陈维松 吴佳潼 仝选 张敏 摄像/吴佳潼 仝选 张敏 剪辑/赵超 吴佳潼 张敏)


            5·12地震孤儿小华(化名)10年前和现在的对比图。汶川地震时小华才8岁,灾惆怅后,落空双亲的小华来到了安康梓里,现在在棠湖中学读高二。安康梓里供图


            小恒与安康梓里园长胡源忠在一同笑着聊天。中国网记者 陈维松 摄


            图为2008年汶川地震后在日照安康梓里参加升旗仪式的小恒。雷声 摄


            甚至都没有一张真正的全家福,小恒的父母就被地震夺走了生命。图为小恒、小恒父亲,小恒母亲,小恒弟弟(从左到右)。中国网记者 陈维松 摄


            5·12地震孤儿小恒(化名)10年前和现在的对比图,今年她即将高考。安康梓里供图(左),中国网记者 陈维松 摄(右)。


            5·12地震孤儿小琳(化名)10年前和现在的对比图。现在她已经被保送厦门大学商量生。安康梓里供图


            5·12地震孤儿小玉(化名)在给学生们上课。雷声 摄


            5·12地震孤儿小玉(化名)10年前和现在的对比图。小玉在“安康梓里”生存了五年时间,现在她已经是四川省绵阳市某初中教师。安康梓里供图(左),祁晗 摄(右)


             5·12地震孤儿小玉(化名)在和学生们聊天。祈晗 摄


            5·12地震孤儿小文(化名)10年前和现在的对比图。在读职高的她,未来希望成为一名幼师。安康梓里供图(左),中国网记者 陈维松 摄(右)


            5·12地震孤儿赵花容10年前与现在的对比照,现在她已经结婚生子,有一个笃爱的宝宝。安康梓里供图(左),祁晗 摄(右)


            5·12地震孤儿小林10年前与现在的对比照,在“安康梓里”生存了九年时间。现在他已是一名军人。安康梓里供图(左),祁晗 摄(右)


            5·12地震孤儿周艳10年前与现在的对比照,她在“安康梓里”生存了三年时间。现在她是一名塔吊司机,公共眼中的“女汉子”。安康梓里供图(左),中国网记者 陈维松 摄(右)。


            图为周艳和她的丈夫凌征金正在合营着进行塔吊职分。中国网记者 陈维松 摄。


            图为周艳和她的丈夫凌征金在接管采访,讲述现在生存的高兴片段。中国网记者 陈维松 摄